首页 > 文艺生活 > 正文

我的梦想变幻曲
发布时间:2018-08-14 16:48:51 来源:张鸣骅 编辑:spxww 更多文艺生活

我的梦想变幻曲

  前几日回老家一趟,看见老家摆在旮旯里那辆破旧不堪、锈迹斑斑的自行车,就唤起了我关于“车”的梦想来。之所以一直放在老家没处理,除了做废铁值不了几个钱外,还因为看见它,可以留一点年少时的记忆,作我年老时的回忆。

  1975年,我刚上小学,作为刚懂事想顽皮男孩子,能拥有一辆自制的滑滑车,闲暇课余被同学们推着玩,那是最自豪、最惬意不过的事了,央求父亲帮我实现这个梦,父亲却提出一个交换条件:努力学习,成绩必须在全班第五名以上。为了梦中的那辆“车”,我修心养性,在小学三年级的时候就实现了我的“有车梦”,那种幸福感和炫耀劲头比过年穿上新衣服还拽,作为“车主”,谁把我推着玩得高兴了,我就赏赐谁一次坐车的机会,享受一把做“皇帝老儿”的荣耀。40多年过去了,那种童真、那种兴奋、那种快乐还令我思之甚甜、回味无穷。

  真正的“有车梦”的实现,那是1986年在双牌一中读高二的时候,校址在老家尚仁里乡。那年文理分科,虽在读理科,却喜欢上了文科中的音乐,怀揣实现“中国第二个蒋大为”的梦想,课余之外,与同班几个音乐爱好者要到10公里外的县城听音乐课外辅导,在那“交通基本靠走、通讯基本考吼”的时代,能拥有一辆单车,既是解决往来通行的必要,也是那时“有车梦”的时尚。在我的“软硬兼施”下,父母终于狠下心把年猪卖掉,凑钱买了辆200多元的凤凰牌自行车。为了我的音乐梦,为了能到10公里外的县城听一节一个小时的音乐课,我载着同班女同学,浑身是劲,就连上莲蓬塘段持续陡路,都能“一蹴而就、一气呵成”,其他路段就更不在话下了。计划没有变化快,事后,音乐梦破灭了,音乐就成了我的业余爱好。而那辆承载我的向往、承载我的激情、承载我的初恋的自行车就被我尘封在老家,敝帚自珍。现每次同学聚会,那段历程便作为回忆的谈资提起,还被当年的女同学笑话:心里有想法,就是没做法,来来往往一年多,细嫩小手没摸过……

  参加工作是在1991年,摩托车已开始慢慢流行起来,记忆中的南方摩托车马力强劲,风驰电掣,一听那“突、突、突”的声音,年轻人的热血就沸腾血脉就膨胀,几欲“单骑走天下”。但6000多元一辆的价格对于一个刚参加工作每月只有5百元左右的我来说,那就是一个遥远的梦和奢望,我还是踩着我那辆自行车,下村收税收上交。行走在砂石和黄泥铺设的乡村道上,晴天一身灰,雨天一身泥,那是常态。好不容易熬到96年,我用积攒几年的积蓄买了一辆3000元的飞燕牌拼装摩托车,却从杂志和朋友中了解到,日本家家有小汽车、人人用上了手机,对于一个庆幸在办公室能有“摇把子”电话上传下达的我和一个“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实现摩托梦的我来说,羡慕得眼珠子都能掉到地上摔成八瓣。我常想,我们国家的老百姓什么时候能像日本一样,家家有小汽车,人人能用上手机该多好啊,那不是我们想象中的小康社会吗?

  光阴似箭,日月如梭。短短几年过后,天经地义的黄粮国税也取消了,种田不纳粮反而有补贴了,2002年,我的手机梦实现了,2011年底的时候,小汽车开始“飞入寻常百姓家”,我也实现了梦寐以求的汽车梦。现如今,各地陆续打造经济“半小时圈”,一级公路、高速公路也建到了我们双牌这个边远山旮旯小县,以前到省城长沙“朝发夕至”已轻松实现“朝发夕回”。站在五十岁知天命的人生高点,回望这段人生路,坐滑滑车走过少年,坐自行车走过青年,坐摩托车走过中年,而现在驾着爱车正奔向老年,这一路,见证过岁月颠簸,见证过沧海桑田;这一路,从泥泞的乡村小道走来,走过崎岖的县道,走过弯曲的国道,驶上了宽阔的一级公路和高速公路,看见“美丽中国”的画卷依次一路舒展开来…..

  在全家自驾游的出行路上,车载音乐响起我时常爱唱爱哼的老歌《我的祖国》:烽烟滚滚唱英雄,四面青山侧耳听,晴天响雷敲金鼓,大海扬波作和声……驾车的儿子说:老爸,你听惯了经典老歌,也听听现代新歌吧,随后车载音乐便响起了金婷婷悦耳的《走在小康路上》:走在小康路上,一路歌美花香,在那希望的田野上,捧起岁月的香甜,在那美丽的蓝图中,许下我们美好的心愿……(张鸣骅)

【编辑:李石】

热点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