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艺生活 > 正文

走进坦田
发布时间:2018-08-07 15:59:30 来源:红网双牌站 作者:叶国媛 编辑:spxww 更多文艺生活

走进坦田
中国历史文化名村——理家坪乡坦田村。

  坦田是一个古老的村庄,坦水是一条普通的小河,它们藏在都庞岭南的丘陵之中,守着一种荣耀与本分走过千年的历史,走进我的视野。

  走进坦田,走进一个长篇的故事背景里。

  暮春烟雨中曲折的小巷里,一个白发的农夫披着蓑衣扛着犁桦赶着一头老黄牛缓缓地从我眼前走过,走过泥墙斑驳,走过青石凹凸,走进青石小巷,走进岁月,走进一段不见起点也不见终点的时光里。

  春天的花草从脚下石板的缝隙蔓延开去,弥漫在整个乡村。它们有时在颓圮的泥墙上显出一派阳光的色彩,有时在老屋檐下的石缸缝间留下一根尖草细细弱弱的影子,有时在汩汩流淌的石井旁黑色的泥土里丢下一丛麦冬的青青油油……在悄然的时光里,它们张扬着生命的色彩与芬芳。

走进坦田

  沿着农夫走过的石板路,走过一堵颓圯的泥墙,走向一栋紧闭着门窗的古老木屋,恍然间,似乎走进了一段寻不着原点的思绪。

  岁月是什么?是一个连着一个的轮回,就像那间古老木屋巨大的圆门,它的中心套着一个大大的同心圆,同心圆左右各挽着一个半圆,虚虚实实,实实虚虚,是有限里的无限,是无限里有限。我喜欢这个用木板拼合而成图案,线条简单而又粗朴。那个立在大门左边的狮头石墩,却又让我从虚实的迷雾里走回现实。“泰山石敢当”,有此一石,在世俗纷扰的大海里岂不有了一种方向性的定力?

  坦田古民居的文化劲儿由此可见一斑。

  这样的季节走进岁园楼古建筑群,历史的沧桑因了这潮湿的霉味而变得厚重--守望要付出怎样寂寞的代价呢?

  人生在180年前那个叫何贤寿的坦田商人心中到底是什么样的呢?为什么他要将自己的宅第取名为“六如第”?明朝江南第一才子唐寅就自号为“六如居士”,“六如”也称“六喻”,《金刚经》曰:“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应作如是观。”在佛的眼里,世事如此,而空幻无常乎?《孙子兵法》曰:“疾如风,徐如林,侵略如火,不动如山,难知如阴,动如雷霆。”这可是被无数军事家奉为经典的“六如真言”,兵家有云,达“六如”者,战必克,败必取,无往不胜!

  何大商人到底取哪一种意?

  近两个世纪过去了,“六如第”里还有什么?建筑的格局尚在,前庭后院,前堂后室,左右厢房,庭院深深,可以想见当年的气派风光。尤其是那一幅幅保存完好的门窗雕花,花鸟虫鱼,玉壶樽盏,方桌几案……每一幅各不相同,其构图之工巧,笔法之细腻流畅,其耐人寻味的意蕴谐趣,绝非一般工匠所能为也。

  “富润屋,德润身。”从“二润庄”的寓意来看,这位能干精明的商人恐怕不会将人生理解为空幻无常吧。

  可是不论怎么说,这耗资巨大的岁圆楼留给我们的只剩一个建筑标本。

  岁月会在一头老牛的身上留下一层苍老的绒色,而在田野的身上呢?时光奈何不一方田野,也奈何不了一方青石。

  春天的田野,永远流传着芬芳的故事,而这古道上的一方青石呢?

  它可以砌成穿越时光的步伐,可以雕成一砚浣池的欢乐,亦可凿成一方老宅石缸的沉静,甚至可雕成一份靠在古道之旁拴马柱上的惆怅……它们和着这一派山水脉搏,一同守望村庄,守望这古村青苍苍的回忆……

 

【编辑:李石】
 

热点排行